我國期貨行業經歷了現貨控股、券商控股、銀行系幾個階段

時間:2019-08-05 05:17:26編輯:郯小編

  “留給期貨公司做強做大的時間已經不多了……”7月20日,一位期貨行業人士在朋友圈寫下了這樣一句話。

  當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發布11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其中一條將原定于2021年取消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貨公司外資股比限制的時點提前到2020年。

  期貨市場對外開放再踩“油門”,讓業內既興奮又緊張,也引發了不少關于“狼來了”的擔憂。

  實際上,外資金融機構在我國期貨市場的份額總體較低,且近年來不升反降。截至目前,國內149家期貨公司中僅兩家為合資公司,即銀河期貨和摩根大通期貨。其中,銀河期貨由蘇格蘭皇家銀行持股16.68%;摩根大通期貨股權結構中,摩根大通持股49%。即使近兩年期貨市場對外開放措施不斷,也未有外商增資的情況出現。

  當前,擺在期貨業面前的一個問題是,因期貨公司整體數量較多,很多業務同質化,公司之間的惡性競爭常常被詬病。在期貨市場雙向開放的大格局下,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期貨公司“馬太效應”將進一步加劇,在優勝劣汰中很有可能將迎來一次大洗牌。

  事實上,在2010年前后,我國期貨業曾經歷過一次并購重組潮。彼時股指期貨上市,銀行、保險和券商等其他金融機構為備戰股指期貨等金融期貨,爭相參與持股或控股期貨公司。券商因在股指期貨方面具有先天優勢,券商系期貨公司快速崛起。

  據了解,近幾年不管是被評為A類還是凈利潤靠前的券商系期貨公司,有相當一部分公司在股指期貨上市前“名不見經傳”。在被券商收購之前,大都是中小型期貨公司,業務基礎相對較弱,有些公司甚至處于歇業狀態。以東證期貨為例,東證期貨總經理盧大印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2008年東方證券收購久聯期貨后,更名為東證期貨,當時公司沒有一家營業部,也沒有員工和客戶。后來上市的滬深300指數期貨對公司業務發展起到了很重要的帶動作用。

  此外,期貨行業“整合”主要還體現在期貨公司之間的兼并收購,既有“大魚吃小魚”,也有“強強聯合”。券商系期貨與傳統期貨公司的合并尤為典型。

  2013年,北京中期期貨吸收合并了方正期貨,格林期貨吸收合并了大華期貨,長江期貨收購了湘財祈年期貨,江蘇弘業期貨收購了華證期貨,2014年6月,五礦期貨吸收合并了經易期貨。而北京中期期貨吸收合并方正期貨、格林期貨與大華期貨合并,都屬于典型的券商期貨與傳統期貨公司的合并。

  記者梳理證券期貨監督管理信息公示目錄發現,2008年我國期貨公司數量為166家,此后逐年減少。2012年降至161家,2014年降至157家,到2016年之后,數量已經不足150家。目前,期貨公司中注冊資本靠前的多數為券商系期貨公司。

  從期貨公司的控股結構來看,我國期貨行業經歷了現貨控股、券商控股、銀行系控股幾個階段。在國都期貨經紀業務總部負責人屈曉寧看來,作為金融行業再開放的一部分,隨著我國2020年取消期貨公司外資股比限制措施的實施,我國期貨行業將迎來外資控股階段,隨之而來的可能是再一次的兼并重組浪潮。

  作為國內最早引入外資股東的期貨公司,銀河期貨相關負責人也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引入外資股東對公司的發展的確起到了一定的促進作用。隨著外資控股期貨公司“入場”,其憑借管理優勢、資源優勢等,可能在市場上異軍突起,屆時期貨行業可能面臨著再次整合和洗牌。

  據悉,期貨公司對外商投資開放大致經歷了四個階段。一是2005年在內地與港澳《關于建立更緊密經貿關系的安排》框架下,證監會發布《關于香港、澳門服務提供者參股期貨經紀公司有關問題的通知》(證監期貨字[2005]138號),允許符合條件港澳投資者在內地設立或收購期貨經紀公司,持股比例不超過49%;二是2014年證監會發布《期貨公司監督管理辦法》(證監會令110號),將開放范圍擴大至與證監會簽訂監管合作備忘錄的國家和地區,外資股比仍為不超過49%;三是2017年中美兩國元首北京會晤后,我方對外承諾期貨業外資股比放寬至51%,三年后不限制投資比例,證監會及相關部委為落實承諾陸續出臺了配套政策;四是2019年7月20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宣布取消期貨公司外資股比限制的時點提前到2020年。

  盡管此前我國對外資投資期貨公司的大門越開越大,但從現實情況來看,目前外資控股或者新設外資控股期貨公司尚無進展。

  在弘業期貨總經理周劍秋看來,國內期貨公司不被外資青睞屬于正常現象。她指出,目前中國期貨業及期貨公司都處于國際化初始階段,境外機構對國內相關政策法規,抑或是期貨業和各主要期貨公司的基本情況,都需要充分去了解,這需要一個比較長的時間和過程。除此之外,因歷史原因導致的期貨業及期貨公司規模小、核心競爭力弱,也是擋在外資面前的一道屏障。

  但是目前的情況正在發生變化,業內人士普遍認為,中國期貨市場對外開放提速,增強了對外資的吸引力,預計將會有更多外資與中國期貨公司尋求合作。

  中國(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資研究院院長王紅英表示,2018年以前,中國期貨市場是受保護的,合資公司的象征意義大于實際市場發展趨勢。但是近兩年中國金融市場改革開放、快速融入全球金融市場,從2020年開始,整個市場格局將會發生根本轉變,外資控股意向將會進一步提升。

  2018年,以原油期貨為窗口引入境外投資者,我國期貨市場開啟了國際化元年。之后鐵礦石、PTA期貨引入境外交易者,我國期貨市場對外開放又向前邁出一步。據了解,原油期貨上市一年多來,境外投資者交易和持倉占比分別達到10%和16%。鐵礦石、PTA期貨開放后,價格的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此外,證監會正在積極研究推動將具備條件的商品期貨和期權列為特定品種,同時不斷完善規則制度,持續擴大期貨市場對外開放。

  在王紅英看來,目前中國期貨市場正處于全面開放、政策配套的狀態。境外投資者不斷涌入中國期貨市場,也給外資金融機構控股中國期貨公司提供了所謂的商業立足點和支撐點。此外,考慮到中國目前正處在經濟轉軌的時期,大宗商品價格劇烈波動,傳統產業亟須風險管理以及一些基于供應鏈的融資業務,中國市場可拓展的空間巨大。“這是一塊利潤蛋糕,外資會看到的。”王紅英說。

  整體來看,境外期貨市場較我國期貨市場更為成熟。據周劍秋介紹,海外衍生品體系完善,早就搭建了商品和金融期貨、期貨和期權、場內和場外這種立體化、多層次的市場體系。并且,境外機構在資本金方面優勢更為明顯,業務模式更豐富。境外機構往往是投行主打、混業經營的模式,資金實力雄厚。除了期貨經營之外,在證券經營、風險管理、投資銀行等方面具有豐富的經驗,擁有更多的復合型人才。

  相形之下,國內期貨市場存在資本金不足、人才和技術與銀行及證券等金融機構相比差距較大的情況。近年來,中國期貨市場馬太效應不斷加劇,據了解,149家期貨公司中前20%的公司獲取了市場80%的利潤,優秀人才也不斷向頭部公司集聚。而一些股東實力較弱的期貨公司,實際上處于一種僵尸運營的狀態,并沒有真正發揮期貨公司本身服務實體經濟的功能。

  基于此,王紅英認為,在金融供給側改革以及金融監管一體化發展的大背景下,未來期貨行業引進具有先進管理經驗、優秀人才和先進技術的外資股東,將倒逼國內期貨市場開啟“淘汰賽”,實力較弱的公司發展瓶頸將越來越大,期貨公司從數量上進行“瘦身”會成必然。“由于現在期貨公司數量過多,資源有效配置功能并沒有很好地得到體現,從這個角度來說,公司數量減少三分之一甚至更多,才是期貨市場發展的一個大趨勢。”王紅英說。

  從中長期來看,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未來在外資控股公司的沖擊下,期貨公司改革會更加市場化。優勝劣汰之后,市場資源得到有效配置,行業競爭力得以提升,未來極具實力、跨國性的期貨公司更具生存的可能性。

  周劍秋表示,境外期貨公司在投行領域的優勢,勢必將影響國內期貨業在相關業務及投研體系等方面做出深入調整,或向更全面及更具投行性質等方面去轉變。此外,取消期貨行業外資股比限制,可以吸引外資進入我國期貨業,擴大我國期貨市場的影響力,也有助于增強我國大宗商品定價權和話語權。

  屈曉寧也指出,引入外商以后,不但有利于打破目前國內期貨市場規模小、品種少的狀況,更重要的是行業架構和產業架構上會帶來突破,更多先進的產品設計、業務設計和服務設計都將會刺激行業發展。

  用王紅英的話說,“期貨公司之間天然存在著競爭博弈和商業對抗,但總體來說是挑戰也是機遇。”

  本站文章來源于網絡:

上一篇:

免責聲明:本站 郯城網 http://www.rxumgu.icu/bencandy.php?fid=45&id=292533&page=1 文章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違法請聯系刪除!
相關閱讀
精彩圖文
為您推薦
熱點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rxumgu.icu 郯城網(京ICP備14046800號-3) 版權所有 禁止鏡像 如有違法信息聯系站長E-mail:[email protected]
贵州快三0620026